快捷支付签约

您尚未进行快捷签约验证,签约验证后的银行卡将绑定为快
捷充值银行卡,同时作为唯一的取现银行卡。

稍后立即签约

【民爱财知道】蚂蚁借呗ABS断崖式下跌 内部人士:不带场景不好发

2019-04-26 09:37:02   来源:民爱贷   作者:民爱君

  近年来,ABS等机构资金越来越成为消费金融主要的融资手段。

  然而,随着监管政策的变化,消费金融ABS的发行规模和主体也发生了变化。

  比如,消费金融ABS的发行,由之前的阿里系占据半壁江山,到现在的规模骤减;借呗的ABS发行规模,更是呈现断崖式下跌。

  相关人士向消金界反映:“这块业务被央行指导了,现在不带消费场景的借贷不好发。”

  也有券商从业者透露:“我做过消费金融ABS,但是由于增信方不愿意提供差补,最终项目没有落地。”

  那么,2019年消费金融ABS还是门好生意吗?

  由“一家独大”到“百花齐放”

  近年来,资产证券化市场仍然处于扩张期。根据CNABS数据,2018个人消费ABS(含企业个人消费ABS、信贷个人消费ABS和信用卡分期ABS)占据了最大风口,发行规模达3303亿元。

  随着发行规模的扩张,发行主体也趋于多样化。

  消金界了解到,百度金融、携程金融、小米小贷等,以及捷信、兴业、锦程等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均参与其中。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消费金融ABS的发行,阿里系占据了半壁江山,如今这一情况正在逐渐发生变化。

  拿蚂蚁花呗来说,CNABS数据显示,2017年,蚂蚁花呗的运营主体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共发行了55个ABS项目,发行总额共计1434亿元。

  2018年,花呗共计发行50单ABS产品,发行规模达1129亿元。

  2019年花呗ABS发行规模继续萎缩。

  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统计,2019年第一季度花呗只发行了2单ABS产品,发行规模40亿元,同比2018年第一季度的发行规模下降了84%。

  蚂蚁借呗更是呈现断崖式下跌,其ABS发行量也自2017年的2660亿元下降至2018年的1660亿元。

  花呗曾经最密切的合作伙伴、来自德邦证券的一位员工向消金界表示,“这块业务被央行指导了,现在不带消费场景的借贷不好发。尤其是借呗,规模下降得厉害。”

  融资的杠杆率限制

  2017年底,受现金贷监管要求和小贷公司ABS融资回表影响,无场景的小贷ABS被叫停。

  根据评级公司惠誉发布的报告,由于监管政策的变化,2018年无抵押消费信贷ABS发行量较2017年出现30%的下滑。

  纵观头部互联网平台,都在努力和现金贷撇清关系。

  早在2017年末,蚂蚁借呗已经对产品进行了调整,在“怎么用”一栏中,增加了实际资金用途选项,包括个人日常消费、装修、旅游、教育、医疗五个选项。

  京东数科则通过打造资产云工厂,通过和券商合作,将现金贷、消费分期的底层资产进行包装。

  消金界了解到,截至2019年3月,京东资产云工厂中,底层资产为现金贷和消费贷的业务,还有1.8亿元左右的存量。

  除了场景的限制,监管对杠杆率也都有了明确的限制。

  消金界了解到,去年重庆对当地小贷公司的杠杆使用、资质、综合利率等问题进行了排查。

  目前重庆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各类融资比例上限是公司资本净额的2.3倍。

  蚂蚁金服旗下的商诚小额与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均在重庆,注册资本金分别是40亿元与80亿元;这意味着蚂蚁金服借呗与花呗的融资规模最高为276亿元。

  湖北小贷协会的人士称,企业通过ABS融资加杠杆属于正常业务。目前重庆走得快一些,湖北还在摸底调查情况;下一步会将按照“属地管理,分级负责”的原则,对金融机构进行监管。

  还是门好生意吗?

  如今监管趋严,消费金融ABS还是不是各大券商争抢的肥肉?对此,从业者对此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某持牌消金从业者向消金界反映,他们发行ABS,会综合评判承销商承销能力、业务水平、服务方案等,通过招标形式选取合作承销商。券商有时会主动认购一些劣后。

  据蚂蚁金服内部员工反映,目前蚂蚁花呗的ABS不对外开放,只会定向和一些机构合作。

  业内人士向消金界透露,德邦证券和阿里系的关系很好,所以德邦占了消费领域ABS绝大多数比重。

  据消金界统计,在花呗发行的ABS中,德邦证券位于榜首,其他还有光大、中信建投、国开证券等机构。

  事实上,早在2015年,蚂蚁金服就宣布入股德邦证券;2017年又传出要收购德邦证券,尽管最终流产,但是二者的合作并未止步。

  凭着花呗、借呗的助力,德邦证券迅速做大。

  2016年,德邦证券企业ABS的规模是658.32亿元,市场份额18.15%。到2017年,ABS规模已狂飙至2566亿元,市场份额34.66%,排在第二位的尚不足500亿元。

  如今,花呗业务规模减少,德邦证券也在和京东数科、海尔金控展开业务合作。

  而对于消费金融ABS这一新兴的领域,发行企业和券商大多持有积极的态度。

  携程金融的员工表示:“发了ABS,也可以让企业在资本市场上开始有一定声誉;如果资产质量好,公募ABS的成本是很低的,甚至会低于银行表内贷款。”

  消金界了解到,国融、东方、华泰等大的券商都在布局消费金融ABS业务。具体说来,主要看发行主体或担保机构的资质和评级、原始权益人经营状况,以及底层的还款表现,如逾期率、坏账率。

  相关人士表示,如果某些方面数据较差,建议增加增信措施,否则项目申报和后期销售都会比较困难。”

  在从业者眼中,银行的信用卡分期是相对最好的底层资产;而消金的客户相对下沉,分散度极高,现在监管盯得也比较紧。

  浙商证券某员工反映:“我做过消费金融ABS,但是最终没有落地,增信方最终不愿意提供差补了。”

  因此对一些小的券商来说,做的更多的是应收账款和融资租赁等业务,并没有过多涉及消费金融ABS。

  随着消费金融ABS的发行成熟,成本也在降低。

  东方证券员工向消金界反映:“之前给某持牌消金做ABS,一开始发非标产品,融资成本在10%-15%;后来走标准化,融资成本在8%-9%。”

  不过,也有一些人认为,消费金融ABS是近些年刚兴起的一种融资方式,这种融资方式给资本市场增加了流动性,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是背后的风险,可能还没有真正爆发出来。

  注:以上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工作人员。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民爱贷的资讯,请关注民爱贷微信订阅号:民爱金融。